參考資料

會說話的蛇(3):伊甸園的蛇如何狡猾?

在文章(1)及(2)中,已交代了伊甸園中的蛇只是撒旦的化身,牠攻擊始祖是由於撒旦嫉妒上主對人的重視,導致牠要證明上主所造的人也是同樣失敗。至今信徒仍與罪惡週旋,但蛇的厲害在於只與女人傾談數句後,就輕易把罪惡從上主六日創天造地後再帶入世界,更歷世歷代的破壞人類與上主間的關係。

尋找博物館的故事(六)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

雅典是古希臘城邦的表表者,哲學、藝術、戲劇和民主的發源地,我們對希臘文化的概念幾乎全都來自雅典。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Athens National Archaeological Museum)將基克拉澤斯群島(Cyclades)到希臘大陸;幾何時代到古典時期的文化藝術濃縮於一個大型展覽之中,展品極之非常豐富,是一整天也看不完的博物館,而眾多展品之中也有一些是與聖經中的故事有所聯繫的。

尋找博物館的故事(五)隱格漁業博物館

主耶穌在世上的時候,呼召了的門徒當中有不少是當漁夫的,例如,彼得、安德烈、雅各和約翰。還有多瑪、拿但業和腓力也可能曾經當過漁夫,因為約翰21:2提及他們與彼得一同打魚。那麽,合共起來就有七位,即十二門徒中超過一半是打魚的。若要更深認識歷史中的耶穌,我們也當了解多一點耶穌時期在加利利當漁夫是什麼一回事。

尋找博物館的故事(四)德爾菲考古博物館

德爾菲的神諭(Oracle of Delphi)是希臘世界的中心。亞波羅透過皮提亞(Pythia)女祭司解答向前來求問者的問題,從個人前景到國家大事,眾希臘城邦的人都前德爾菲尋求神諭。 德爾菲考古遺跡位於希臘大陸中央的帕那索斯山(Mt. Parnassos)山腰上,傳說宙斯欲尋找世界的中心,派了兩隻鷹從兩方出發,他們就在德爾菲會合,因此古希臘人稱德爾菲為「世界的肚臍」(Ompholos)。

貝倫通道 Belen Pass

從敘利亞地區(Syria)到基利家地區(Cillicia)需要跨過亞曼努山脈(Amanus Mountain Range)。古代攀過山脈的兩條主要的通道是靠近北方的亞曼努門(Amanian Gate)與南方的敘利亞門(Syrian Gate)。敘利亞門(Syrian Gate)經過現代貝倫(Belen)市鎮,因此現代稱為貝倫通道。

尋找博物館的故事(二)拿玻里國家考古博物館

龐貝(Pompeii)相信大家都認識,宏偉的古城被火山爆發吹毀,兩千年後重現眼前。龐貝考古遺跡縱橫交錯的街道,完整的廟宇、劇院、市場及房屋都十分震撼,但除了大型建築物之外,整座古城其實空空如也,羅馬時期平民百姓日常生活所需的一切都未有保留在古城之內,體積較少的古代文物都被移走了, 它們去了哪?答案就是:拿玻里國家考古博物館(Museo Archeologico Nazionale di Napoli)

基督徒要作什一奉獻嗎?

今天,美國通俗的信仰廣泛認為,聖經教導基督徒要把其十份一的收入奉獻予地方教會,教牧更引用聖經中「什一奉獻」(tithing)的觀念去教導會眾,而這觀念本來應用於把個人的農作物收成及羊群的十份之一獻給利未人。但是,我們將了解到,聖經根本沒有提出基督徒需要把十份一的收入給予教會等。再者,聖經中的什一奉獻,是與基督徒任何形式的什一奉獻,或任何基於什一奉獻而衍生的行為相矛盾的。讓我們把「今日基督徒要否遵行舊約律法」這問題暫時擱下,只著眼於聖殿時期一些與什一奉獻有關的教導。

關於《耶穌的福音》

一位作者如果對自己要寫的題目沒有熱誠,那麼這樣的作品筆者認為不讀也罷。而作者的那份熱誠,會在他的行文用詞和語氣上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來。但是這份「熱誠的流露」卻也很容易被誤認為是「惟我獨尊」,或帶有不同程度的「排他」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