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我的神!⋯⋯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復活節週六上反思神聖的矛盾

邪惡與苦難是千年來困擾不同信仰思想家的棘手難題,早於公元前341至270年,已經在希臘哲學家伊壁鳩魯(Epicurus)的「三難困境」(trilemma)中出現。

我的神!我的神!⋯⋯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復活節週六上反思神聖的矛盾 Read More »

約翰的約旦河

······當我們接近河畔,突然間事情開始急起來,女士們開始歡呼,彷彿埃及常見的喜悅之聲······少與老,男與女很快湧進溪流中,甚至不理會遇溺之危。他們其中一個迷信的傳統就是要穿上薄衣,並會保存薄衣使用在自己的安葬禮儀上。這奇特的展示持續兩小時多,一行人隨之回去,由長官殿後。 大衛·羅拔(David Roberts)《聖地,敘利亞,以土買,亞拉伯,埃及與努比亞》(The Holy Land, Syria, Idumea, Arabia, Egypt, and Nubia),1840,筆者翻譯(https://digitalcollections.nypl.org/items/510d47d9-629e-a3d9-e040-e00a18064a99)。

約翰的約旦河 Read More »

公義的拯救者,願祢來臨

基督教傳統稱受難節前的星期天為棕枝主日,是紀念耶穌光榮進入耶路撒冷的日子。大約兩千年前的當日,群眾脫下外衣,與棕枝一同鋪在地面上,讓騎著驢駒的耶穌走過進入耶路撒冷。群眾大聲高呼「和散那歸於大衛的子孫!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太 21:9)。 當我們細閱聖經,會發現棕枝主日的圖畫未必如我們想像。符類福音就事件的記載均有不同,馬太及馬可記載群眾在田間砍下樹枝鋪在地上,卻沒有提供植物的品種(太21:8;可11:8),路加筆下不論群眾手上,或地上均沒有植物(路19:35-37),只有約翰記載耶路撒冷的民眾拿著棕枝歡迎耶穌進入聖城(約 12:13)。

公義的拯救者,願祢來臨 Read More »

耶穌時代的提比哩亞

提比哩亞(Tiberias)是耶穌時代加利利區的首都,這福音書沒有記載這繁華的城市,今日近況卻是古代的相反,考古學家末底改·阿維暗教授(Prof. Mordechai Aviam)帶我們來到這極少團體到訪的遺跡,討論耶穌時代的城市的建立,近代考古出土的遺跡,整個考古過程。 * 英語講解 – 中文字幕(Youtube自動翻譯)*

耶穌時代的提比哩亞 Read More »

猶太會堂 Synagogues

考古學家末底改·阿維暗教授(Prof. Mordechai Aviam)帶我們來到加利利湖西岸哈馬 · 提比哩亞(Hamat Tiberias)的猶太會堂,在這裏我們探討會堂的起源、傳統與發展,對比加利利及戈蘭高地兩個地區的會堂,以及會堂中使用人或動物圖像的爭議。 * 英語講解 – 中文字幕(Youtube自動翻譯)*

猶太會堂 Synagogues Read More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