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博物館的故事(七)馬撒大博物館(伊加爾 · 雅丁紀念館)

若大家參加過以色列的旅遊或學習團的話,相信也會到訪過馬撒大。若大家到訪過馬撒大的話,都不會忘記大約兩千年前在這裏發生過的事。按着約瑟夫的記載: 967名猶太叛變者在公元73年的一個晚上,寧死也不願作羅馬人的奴隸,他們選擇「死在自由中也不願活在奴役下」,這是當時壓制他們的強權(羅馬)沒法明白的。雖然這悲壯的故事近年受到考古、歷史和學術界的質疑,但對於聽過這故事的人,心內已經留下不能磨滅的印象。

以色列在大屠殺之後復國,現代以色列,面對被敵人包圍的局面,馬撒大這故事更成了以軍的精神支柱,他們的格言就是「馬撒大不再淪陷」。早年筆者多次見以色列空軍近距離飛過馬撒大作致敬,也見過以軍在山上宣誓效忠國家。

馬撒大的考古工作早於1963年已開始,當時負責的考古學家是伊加爾·雅丁(Yigael Yadin)。現在在馬撒大山上有一所記念伊加爾·雅丁的博物館,位置就是大家從旅遊車下來上梯級後的右邊。雖然是要額外買票才可參觀,但都是值得的,因為內裏收藏的全是1963~1965年,考古期內在馬撒大出土的文物。筆者第一次到訪這博物館時,他們還未正式開放,這裏的照片是當時拍下的,現在大家參觀時是不能拍照的。

馬撒大在希伯來文是城堡要塞的意思,大希律為自己起了一所三層的城堡皇宮,有很多大型的儲水池,也有非常大的糧倉。後來猶太人發起第一次叛變(公元66~73年),抗爭者佔據不同的地方,最後都一一被羅馬軍攻破,而馬撒大是最後一個。當然這叛變的結果就是聖殿被毀,耶路撒冷淪陷。對於基督徒而言,馬撒大的歷史正好幫助我們明白耶穌時期到使徒時期的猶太信仰。筆者曾在馬撒大山上一處偏僻的地方主持「主日崇拜」,筆者問團友們: 不論我們同意與否,歷史就是如此發生,當年的猶太人為信仰為自由,可以這麼盡,我們又如何呢?

博物館有9個主題區,區內的文物和實物大小的人物模型帶參觀者進入馬撒大的歷史中,是不容錯過的經歷。


這是博物館的入口


環繞着馬撒大山下有很多羅馬軍營,其中一個有特別多陶瓦碎片,考古學家小心翼翼的還原這些碎片,發現原來是羅馬軍用作儲水的器皿,而那個軍營應當是用作儲水的。


考古學家在山上發現25具的骸骨,在1969年以色列政府為這些骸骨舉行國葬,因為他們認為是兩千年前猶太抗爭者的遺骸。但到今
天專家都是滿有疑問。這是在馬撒大山上發現的女裝涼鞋帶(圖中3號) ,右邊是一把梳,而近方是一束把了辮子的頭髪。

這些是雙耳陶瓦罐Amphora。這類器皿在希羅世界廣泛使用,可以用作儲存酒、油和魚醬,作出口之用。由於馬撒大曾是大希律的城堡皇宮,這些罐子盛載的都是他的酒。罐上都有拉丁文寫成的三行字,第一行是年份: 公元前19年(用當時在位的羅馬領使名字記載); 第二行是那一類酒和原產地: 是來自意大利南部的上等酒; 第三行是屬誰的: 希律,猶大王。


雖然馬撒大是位於死海附近,屬曠野之地,但當大希律興建他的皇宮時,是毫不苟且的。這是兩個大希律的建築工人在為他的皇宮鋪馬賽克地板。


考古學家稱這款式的油燈為希律油燈,因為是希律時期流行的款式。


這是在馬撒大山腳其中一個羅馬軍營發現的蒲草文件,上面寫的是物主的個人資料,像我們今天的身份証一樣。物主名叫C. Messins,屬第十營羅馬兵團的騎兵。約瑟夫說這營有120名騎兵,他是來自今天的貝魯特,毁滅聖殿的兵團就是第十營。


在馬撒大山上發現不少這類的瓦片,上面寫着的是人的名字。若約瑟夫的故事是可信的話,最後生還的十個人就用這些瓦片來抽籤,看誰會動刀殺餘下的9人然後自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