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用猶太資料來源去研究耶穌嗎?


猶太資料來源究竟能讓我們認識多少有關耶穌的猶太特性?這是個很基本的問題,因為這個網頁的目的就是要明白基督教的猶太文化背景。我找到一些有關這方面頗為重要的資訊,想在這裏跟大家分享。




一個普遍的進路去研究耶穌是用兩份主要的猶太資料來源,來自稍後於耶穌的時期1。《米示拿》是一份紀錄,約在公元200年寫成,記載了一些口頭辯論和拉比老師對行妥拉方法的判定,這些辯論和判定應該是由公元前200年一直保存下來的。《塔木德》(有兩個版本)包括了《米示拿》和對《米示拿》的大量註釋,在《米示拿》成書後200至300年出版。



很多人寫到有關耶穌的猶太背景時都會大量引用《米示拿》和《塔木德》。他們假定口傳傳統在耶穌時期之前已經一直在流傳,即使是在後期才用文字寫下來,這些資料仍然非常有用。



有些人則反對,因為那些文件是耶穌時期之後才出現的。那麼,這些資料來源可以用嗎?在1960年代和之後的幾十年,很多學者都聲音洪亮地回答:「不可以用。」這就是1970年代中的氣氛,尤其是當一位著名的學者紐斯納(Jacob Neusner)提出了一個理論,說猶太信仰在公元70年聖殿被毀後,已經完全自我革新了。



紐斯納認為《米示拿》裏的每一個記載都很後期──凡是言論引自一些活在耶穌時期之前的拉比老師,例如希列(Hillel)和煞買(Shammai),都是後期捏造的。任何學者嘗試出版一些東西,要把耶穌跟其他猶太老師作比較都只會被譏笑得要溜之大吉。



但是在過去幾十年,越來越多的研究是為這個問題而做:「《米示拿》有多可靠?它可以告訴我們有關耶穌時期的資料嗎?」越來越多審慎的說法是:《米示拿》其實是可靠的。



事實上,紐斯納自己也是其中一位研究者,他這樣說:「某些部分大概非常早期,十分可靠,某些部分看來是後期寫進去或編輯的。」例如,一些關於道德方面的故事含有拉比富幻想力的解釋,但是那些拉比的言論則應該是可靠的。由於我們知道拉比老師在世的時間,所以我們能夠定出某個言論的日期。



這真的很有意思。例如,你可能聽過這個言論:「你的家要讓智者用作聚會的地方,你身上要沾滿他們腳下的塵土,要渴了似地喝下他們的言語。」(《米示拿》〈先賢集〉1:4)這是一位智者名叫約爾謝之子約西(Yose ben Yoezer)的言論,他在世的日子比耶穌早約200年。如果你聽過凡德‧朗恩(Ray Vander Laan)或畢羅比(Rob Bell)談過「走在拉比的塵土裏」,這句話就是從這個言論而來。這描述一個傳統,說老師巡迴各地教導,留宿在別人的家,收納門徒跟隨自己,讓他們坐在自己的腳前聽教導。



在1970年代,一些學者會說:「你不要相信這個言論,這個傳統來自公元200年,是描述那個時期的拉比,不是耶穌時期的。」(儘管這個傳統跟我們在福音書讀到的非常相似。)現在,他們的結論是這個言論的確在智者時期,由智者所說,在耶穌事奉前的
200年。



現在的結論很不同了──耶穌是傳統的一分子,這個傳統在他之前的幾個世代已經廣為人知,這使得要描繪他周圍的真實猶太世界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另一樣《米示拿》裏的記載學者已經評定為可靠的,就是煞買的門徒和希列的門徒之間的辯論,時間約在公元10至70年間。這也很有意思,因為他們的辯論也出現在耶穌的事奉裏。



有人問耶穌對離婚的看法,這個問題是要找出他站在哪一個營,希列的還是煞買的。他們就遵守安息日和發誓的辯論都給記錄了下來,耶穌在這些議題上也表明過立場。《米示拿》對我們明白耶穌的背景往往很有幫助。



一些讀者可能覺得這太學術了,但是這對研究耶穌的猶太背景是非常基本的。你要非常謹慎地定出那些資料的日期,這是必需的,不要貿然把耶穌之後幾百年的言論用來描述耶穌當時的真實環境。拉希(Rashi)這個人物活在耶穌一千年之後,假定他跟耶穌有很多共同點,這樣做並不妥當;又或甚至引用《巴比倫塔木德》(公元500年),假定裏面的記載耶穌已經知道。很不幸,很多人曾經這樣做。


但重要的是要記住,排除恰當的資料和引用不相關的資料同樣是誤導。同樣道理,後期的資料來源不等於沒有用,只要謹慎地用就可以了。


我這篇文章參考了David Instone-Brewer的Traditions of the Rabbis from the Era of the New Testament(Eerdmans, 2004);是六冊的第一本,探討《米示拿》的言論和其他猶太著作跟新約聖經時期的關係。



你可以讀Dr. Instone-Brewer的一篇精彩評論“The Use of Rabbinic Sources in Gospel Studies” (Tyndale Bulletin,[1999]),全文可以在這個網址下載:
http://tyndalepublications.blogspot.hk/2009/01/use-of-rabbinic-sources-in-gospel.html)。



這篇文章是更新版,舊版的題目是 Dating Jesus’ Jewishness,2009年上載於  www.ourrabbijesus.com



原文上載於www.ourrabbijesus.com,版權屬作者所有,蒙作者允准把原文翻譯及上載。©2012


  1. 研究第一世紀的猶太信仰,有一些重要的資料來源,例如死海古卷和約瑟夫的著作。這些文獻的成書日期其實跟基督時期較接近。我在這裏只討論《米示拿》、《塔木德》和猶太信仰的傳統寫作,看是不是在討論有關耶穌時可接納這些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