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了60年,仍然未能肯定這是甚麼 ?!


這個用石灰石雕刻而成的圓形物,一直叫考古學家非常困惑,於1954年昆蘭(Khirbet Qumran)出土,所屬年份由公元前103年至公元68年。它到底是甚麼?日晷?羅馬人的遊戲板?指南針?觀星儀?未完成的實驗品?








這個圓形物直徑145mm,中心稍微凹陷有孔,可以插日晷的指針(gnomon)。圍繞這個孔有五個同心圓,最外的和第三個刻了不規則的刻度,手工並不細緻,底部有希伯來字Ayin 「ע」,現收藏於以色列死海古卷博物館(Shrine of the Book)。



說它是個日晷,理由可能是這個設計是要因應太陽在不同的季節,投影在指針的位置不同而有外圓、內圓之分。日晷在猶大區不算罕有,在拉比的著作裏也曾經談及它是家庭用品之一;然而,它的外圓和內圓刻度太多,多出一般日晷應有的,而且猶大區包括耶路撒冷出土的日晷都不是這種形狀的,於是學者又尋找其他可能的答案。1



說它是塊遊戲板,但是又跟當時羅馬人所玩的那種不同,當時的遊戲板都是方形的,多是刻在街道旁或劇院的石板上;古埃及則有圓形的遊戲板,名為Mehen,意思是「蜷局」,像蛇一樣蜷起來。這種遊戲板在黎巴嫩和敘利亞都有出土,但那些遊戲板並不是同心圓,而是一個「蜷局」,是一條紋由內蜷到外,所以說它是遊戲板實在牽強。2



我們知道昆蘭群體裏有不少祭司,也有愛色尼派的人,他們決意跟耶路撒冷的祭司和其他宗派分離;有學者認為其中一個導致昆蘭群體必然跟別的宗派分離的原因是他們所用的月曆跟別的宗派不同。3



在死海古卷《會規手冊》(“Manual of Discipline”)裏的〈委身篇〉(“Of the Commitment”)記載到:遵守上主的節期一點也不可輕率,要不早不遲,不能在履行上主的真理上有半點差錯。在一般情況下,考古學家都不會用有關文本來斷定一件文物到底是甚麼,唯恐會出現循環論證的毛病,但是我們在別無選擇下,似乎只有接受這個例外。



2010年,Paul Tavardon 在“Le disque de Qumran” 一書裏發表他對這個圓形物的研究報告,他認為這個圓物的設計是用來量度冬至(Solstices)和晝夜平分點(Equinoxes)的,從指針影兒的長短就可以判斷。如果他的論點正確,那麼昆蘭群體可以自己判斷節期來臨的時間。



這個結論給我們投下了一點亮光,讓我們理解到為甚麼最後晚餐(路22:7-8)和耶穌被釘十字架的那天(約19:31)同樣都是逾越節的預備日,這是因為當時不同的猶太群體會跟隨不同的時間過節。



路 22:7 除酵節,須宰逾越羊羔的那一天到了。

路 22:8 耶穌打發彼得、約翰,說:「你們去為我們預備逾越節的筵席,好叫我們吃。」


約 19:31 猶太人因這日是預備日,又因那安息日是個大日,就求彼拉多叫人打斷他們的腿,把他們拿去,免得屍首當安息日留在十字架上。







夏達華聖經文物博物館收藏了這件由以色列博物館製作、像真度極高的仿製品,據以色列博物館稱這是唯一的一件仿製品,他們暫時沒有打算製作另一件。



  1. George M Hollenback, Houston, Tx,“The Qumran Roundel, An Equatorial Sundial?”
  2. Abraham Levy , “Bad Timing”, Biblical Archaeology Society July/Aug 1998。
  3. Shrine of the Book, Israel 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