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chary Wong

尋找博物館的故事(八)哥林多考古博物館

位於希臘的哥林多除了陸路交通發達,也是海路交通的重要交接點,可謂是古代的海陸交通的十字路口。她位於阿提卡地區(Attica)與伯羅奔尼撒半島(Pelponese Pennisula)之間,是希臘大陸內連結南北的陸地橋樑,沒有哥林多,伯羅奔尼撒不會是半島,會變成一個真正的「島」。海路方面,哥林多東面是薩龍灣(Saronic Gulf),西面是哥林多灣(Corinth Gulf),希臘地理學家斯特拉波(Strabo)這樣描述哥林多:

出埃及入迦南是利多於弊還是弊多於利?

離開埃及為奴之地固然是無比美事,但這容易讓我們聯想到所以來自埃及的都是壞事。同樣道理,迦南地有「流奶與蜜」的美譽,讓我們誤以為這地一切都比埃及美好。學者 James K. Hoffimer 提出:「領子民出埃及是容易,但將埃及從子民中拿出是困難的。」出埃及記和民數記中的眾多例子告訴我們,在礦野遇見困難時,子民往往立刻想起在埃及過往那些美好的環境、食物、與生活,甚至情願回去做埃及人的奴僕,都不願面對眼前困難,甚至不願繼續前往迦南。那麼對子民來說出埃及入迦南是弊多於利還是利多於弊呢?

尋找博物館的故事(六)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

雅典是古希臘城邦的表表者,哲學、藝術、戲劇和民主的發源地,我們對希臘文化的概念幾乎全都來自雅典。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Athens National Archaeological Museum)將基克拉澤斯群島(Cyclades)到希臘大陸;幾何時代到古典時期的文化藝術濃縮於一個大型展覽之中,展品極之非常豐富,是一整天也看不完的博物館,而眾多展品之中也有一些是與聖經中的故事有所聯繫的。

尋找博物館的故事(四)德爾菲考古博物館

德爾菲的神諭(Oracle of Delphi)是希臘世界的中心。亞波羅透過皮提亞(Pythia)女祭司解答向前來求問者的問題,從個人前景到國家大事,眾希臘城邦的人都前德爾菲尋求神諭。 德爾菲考古遺跡位於希臘大陸中央的帕那索斯山(Mt. Parnassos)山腰上,傳說宙斯欲尋找世界的中心,派了兩隻鷹從兩方出發,他們就在德爾菲會合,因此古希臘人稱德爾菲為「世界的肚臍」(Ompholos)。

尋找博物館的故事(二)拿玻里國家考古博物館

龐貝(Pompeii)相信大家都認識,宏偉的古城被火山爆發吹毀,兩千年後重現眼前。龐貝考古遺跡縱橫交錯的街道,完整的廟宇、劇院、市場及房屋都十分震撼,但除了大型建築物之外,整座古城其實空空如也,羅馬時期平民百姓日常生活所需的一切都未有保留在古城之內,體積較少的古代文物都被移走了, 它們去了哪?答案就是:拿玻里國家考古博物館(Museo Archeologico Nazionale di Napoli)

憑信,他離別哪裏?

在參與「艾阿來考古計畫」過程當中,聖經地點識別(Site Identification)的課題再次得到注視,讓我們重新審視過往所認定的聖經地點的位置。我們嘗試從觀察舊約及新約經文對伯賽大(Bethsaida)的描述、經文細節給予的提示、典外文獻的記載以及考古學所提供的實證,綜合一切資料作出推論。縱然如此,我們依然未能百分之百肯定伯賽大的地點,因為聖經經文及典外文獻都涉及詮釋和理解,而有關地點或位置的描述往往不是十分具體。另一方面,考古證據亦只能成為佐證,未能具體證明有關地點的確實位置,因為在古代不是常常有「路牌」註明地點名稱。1

浴場、火爐與希臘原文

龐貝考古遺跡發現的石刻,以拉丁文刻上THERMAE,意思就是浴場。現存於那不勒斯國家考古博物館(Naples National Archeological Museum)。 浴場(Thermae)是羅馬世界重要的一環,排汗促進身陳代謝,是羅馬人保持健康的秘訣。浴場分熱、暖、冷三個房間,熱房間(Calidarium),暖房間(Tepidarium)及冷凍房間(Frigidarium)。

我父的殿成為賊窩

提圖斯凱旋門內則金燈檯浮雕 提圖斯凱旋門(Arch of Titus)是個時代的見證人,它象徵羅馬的權力與平安,維斯帕先(Vespasian)與提圖斯(Titus)兩父子率領羅馬軍隊鎮壓在猶大省內的叛變,成功纖滅叛亂分子,重奪重鎮耶路撒冷,將屬於叛亂分子的核心地標夷平,並且攜同勝利所得的掠物凱旋回歸首都羅馬,恢復羅馬和平(Pax Romana)。

考古程序:探方

考古學家斷定在該處考古前,會進行初步勘測稱為泥鏟勘測(Shovel Survey),意思是在勘測範圍往下挖大概一個泥鏟的深度(大概30釐米)。分析泥土內古人留下的陶器碎片,繼而定段該處是否需要繼續深入發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