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ck

新約解經與猶太傳統(6)閱讀

/

我一直在強調早期經外文獻對聖經研究的重要性,但我並不是鼓勵信徒以《以諾二書》作為靈修材料,也不會建議教會牧師以《馬加比四書》作為主日崇拜講道題材。但是有些古代文獻可以反映出新約時期一部份猶太人的歷史觀、信仰、世界觀、文字語言等,有助了解新約聖經。畢竟早期教會首先是由一群猶太人開始,耶穌、雅各、彼得、保羅就是猶太人,在猶太文化的環境中成長,他們的教導與猶太信仰有密切關係。從這個角度出發,早期的經外猶太文獻是有參考價值的。

經外文獻除了有助填補我們在知識上的空隙之外,還有另一個還未討論到的重點。新約解經的目標,就是要從聖經的角度,也就是聖經作者、聖經原讀者的角度去思考,了解文字裏所表達的信息,而不是強把自己的興趣或觀點加入聖經裏面,這才算是「閱讀」,這才叫做「聆聽」。因此,閱讀新約聖經時,最重要的技能,除了高深知識和釋經技巧,正確的閱讀態度也同樣重要,因為研經不是在實驗室裏進行的科學,並非所有人按著一樣的十個步驟就可以達至同一個結論,讀者本人的想像力、世界觀、價值觀、態度也會影響他的判斷。嘗試把自己放在聖經作者的環境中思考,可以有助提醒自己閱讀聖經的時候不能過度自我中心,意識到自己與聖經作者之間在文化、語言、價值觀、世界觀上的落差,自我作出調整去了解聖經裏的信息,而不是扭曲聖經的說法去遷就自己。

如果缺乏尊重聖經原意的精神,即使是學富五車的學者,也會誤解或扭曲聖經,變成對聖經要說的故事和信息充耳不聞。例如:John M. Allegro曾經在牛津師承Godfrey Driver,在名校University of Manchester任教,是最早深入研究死海古卷的少數學者之一。這個神學和理性訓練充足的學者,後來撰寫了奇書The Sacred Mushroom and the Cross,指救主耶穌並不存在,而是早期教徒受迷幻藥影響而創作出來的。Allegro是學識豐富的學者,這本書的內容也有提及古代蘇美文學、第一世紀羅馬文學、約瑟夫等專門學術話題,但是並不代表這本書的結論正確,在了解耶穌這件事上,Allegro比起一般凡夫走卒還不如,學術訓練和淵博學識幫助他把一個錯誤的結論包裝得精緻高深,卻無助他看到正確的答案。他錯了,新約聖經的信息不是以鬼鬼崇崇的暗號密碼向人推銷迷幻蘑菇,這聽來雖然新奇有趣又好玩,不過是錯的,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實。

透過扭曲聖經去遷就自己的誘惑是巨大的,從新約聖經作者/讀者的角度出發去思考,不一定代表可以正確地了解聖經,但是至少可以時刻提醒自己,聖經呈現的世界觀或許與我們的不一樣,而我們的責任是去閱讀、了解、明白,而不是把聖經的話語調整至能夠迎合我們的需要或口味。

《新約解經與猶太傳統》 系列已經從五個角度解釋為甚麼透過了解猶太文化和信仰可以有助新約解經。這個系列到此告一段落,下次將會換一個角度,談論透過經外猶太文獻去了解聖經可能產生的一些危機,如果沒有嚴謹的方法和態度導引,就很容易一味顧著經外文獻有趣新奇,誤以為所有看似新鮮的結論就是正確的,導致聖經研究變成鬆散的神秘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