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與宗教分離(四)

脫離了猶太背景的新約聖經

馬太福音以耶穌的家譜開始,但這家譜為何只是從亞伯拉罕開始而沒有追溯至亞當? 答案很明顯,因為馬太福音1:17,由亞伯拉罕到耶穌可以數出三個十四代。但馬太的耶穌家譜是否真的沒有追溯至亞當? 馬太的希臘語版本用了Biblos Geneseos,和合本譯作「家譜」,但這兩個字直譯的話,應該是「源頭的記述」,是頗為奇怪的一句。

一個熟讀摩西五經,也認識當時已廣傳的七十士譯本(希伯來聖經的希臘語版本)的讀者,當讀到Biblios Geneseos時,就會馬上連繫到創世記2:4,有關「天地的來歷」,也聯想到創世記5:1,有關「亞當後代的記錄」。因為Biblios Geneseos在全本聖經只出現過3次,就是七十士譯本的創世記 2:4 和 5:1,然後就是馬太福音 1:1。馬太福音的作者就是用Biblios Geneseos來把耶穌的家譜連繫到亞當,甚至連到天地的來歷。這樣既可以有一個完整的家譜,也可以聚焦於那三個「十四代」。

這就是馬太福音的作者和第一批讀者群所存活的世界,猶太思想和希臘思想交織出來的文化。離開了這種獨特的文化背景,我們就會強把馬太福音的訊息帶進一個作者和當時讀者都陌生的世界中,不單止失去原本的訊息,更強行把經文解成其他意思。

不幸地,這正是神學家在做的事。他們拒絶了馬太福音背後的猶太世界,也沒有以這猶太世界為依歸來明白馬太福音或其他福音書作者的表達方式。他們相信經文是用希臘文寫成,就是代表着神已經拒絶並取替了希伯來世界和猶太子民。這種取替的前設就構成了他們的釋經思維,也使他們的神學合理化。


此系列的分享是參考Daniel Gruber的 “The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Faith”,經多次聯絡作者不遂,未能取得版權翻譯,只好以此思考性的短文撮要來跟大家分享此書寶貴的訊息。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