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的咒術碗


現存放在博物館和由私人收藏的咒術碗數量約有二千個,大部分都是在伊拉克和伊朗出土的,所以這些咒術碗又稱為「巴比倫邪魔碗」(Babylonian Demon Bowl)。猶太人在波斯薩珊(Sasanian)時期(公元三至七世紀)開始用亞蘭文把咒語、願望、祝福、聖經經文等寫在這些碗內,有時候還會畫上圖像。圖中所見的是一種似亞蘭文的偽字體,是亂寫的草書,大概是用來阻嚇鬼魔的。在出土的一些咒術碗內寫有不明的諾斯底語句,考古學家認為是屬於基督徒的。




咒術碗是怎樣使用的?我們有的資料不多。但是在考古遺蹟所發現的咒術碗是給倒轉放在房子的地底,一般在牆角位置。憑這些碗內的文字去估計,當時猶太人和一些基督徒都認為一切不好的事都來自鬼魔邪靈,而鬼魔邪靈都是住在地底,於是他們把這些碗倒轉放在地底,像是一個陷阱把牠們困在碗下面,所以這些碗有「避邪」和「驅魔」之用。有一些碗內的文字寫得像是一篇法律約章,又像是一封「分書」,意思大概是要跟邪魔「離婚」。



為甚麼在耶穌升天後約四百年,猶太人甚至基督徒會變得這樣「迷信」?是受到巴比倫文化的影響嗎?還是出於對邪魔鬼怪的過度恐懼?現有的資料不足以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然而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結論,就是人會用宗教、用信仰來獲取自己的好處。如果從這個角度看今天的基督教,我們何嘗不可以作一個結論:今天的基督教已經淪為一種「迷信」!



我們叫人信主,往往就是鼓勵對方要在祈禱時把自己的訴求說出來;我們的「見證」很多都是有關病痛在祈禱後得醫治;有東西壞了,經按手後奇蹟地復原;出門遇大雨,禱告後不單雨停了,連彩虹都走出來了。我不是說上主不會因著祂對人的憐憫而看顧人,但是我們以這些「見證」作為基督教的「招徠」,我們在傳的就只是一種「迷信」而已!我們可不可以不再傳我們怎樣「使用」信仰?而是去傳上主怎樣「使用」我們的生命?



靈恩派的情況比上述的例子更不堪!有些靈恩派的教導根本就與使用這些咒術碗的動機同出一轍:認為一切不好的事背後都有鬼魔邪靈。然而是由誰去定哪些事是好,哪些事是不好?當然是由人自己。於是在不知不覺間,人自己變成了信仰的核心,對於那些有利於自己的就是好事,有損於自己的就是不好的事,全都是來自邪靈的。這種人不單在使用信仰,他是連上主也在使用!



為甚麼在過去的一千五百年裏,我們對信仰的認識仍然毫無寸進?




參考:

  1. http://www.jnjr.div.ed.ac.uk/
  2. http://members.bib-arch.org
  3. http://www.myjewishlearning.com/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