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ck

奧斯威辛的靈

/

我們沒有領會到大屠殺的重要性,在聖經歷史或猶太人的歷史裏,沒有任何一件事比大屠殺更大、更黑暗,這是發生在我們身上,僅是在一個世代之前。


1985年,我參觀耶路撒冷大屠殺紀念館(Yad V’Shem)。這是我首次明白到上帝沒有離棄祂的子民。我在一個封閉的世界觀長大,這種觀念的人像我一樣會相信自己才是上帝的子民。我在大屠殺紀念館所看見的迫使我反思自己的神學、迫使我挑戰許多的假設。

在信主猶太信仰運動(Messianic Jewish Movement)群體當中我們大部分都不是猶太人。我這一生都是個外族人,因此大屠殺這件事不曾發生在我或我的家庭中。儘管如此,它卻翻天覆地影響了我和我們所有人。假如不是因為大屠殺,我不會在錫安首份收成(First Fruits of Zion)工作、守安息日和教導妥拉。信主猶太信仰運動的人遵守妥拉,他們都是扎根在那些經歷。縱然我沒有親身經歷過大屠殺,它卻迫使我們所有人從別人的眼睛看這個世界。無論你是不是知道,大屠殺致使現今的以色列國誕生,也使人重新評價基督教的傳統和神學。但是這些都不能為大屠殺提供合理原因,沒有任何原因可以解釋大屠殺,如果你認為有,我也不會接受。

我曾經參與過一個研讀塔木德的課堂,期間提到大屠殺這個嚴肅的問題。在我身旁的一位基督徒提出了他的解說:猶太教已經被同化,而大屠殺是歐洲猶太人的啓蒙運動及改革運動的後果,這是上帝對被同化、迫害的治療法。看似合理……。

拉比滿臉通紅,顫抖地說:「很有意思,很有意思的理論。這是否也解釋了為甚麼數以千萬計的正統哈西典派(Orthodox Chassidim)的人要排隊步入焚化爐呢?是因為他們也深被同化嗎?」

如果你給我一個理由解釋為甚麼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如果你翻開申命記向我羅列出一連串的違約咒詛,指猶太人是怎樣自招這些痛苦,那你根本不明白所發生的事情的重要性。

六百萬


有時候我想到大屠殺的事件對我們來說已經是事實,我們會忘記了這個悲劇有多沉重。我們沒有領會到大屠殺的重要性,在聖經歷史或猶太人的歷史裏,沒有任何一件事比大屠殺更大、更黑暗,這是發生在我們身上,僅是在一個世代之前。這是猶太人的事蹟裏最黑暗的烙印,六百萬,是當時全世界猶太人口的三分之一,要六十年的時間才能使猶太人口回復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數目。

三分之一的人口有系統地被滅絕。

對比在歐洲被滅絕的人數,在埃及被驅逐的人只算小數目;

在亞述被放逐的人數變得微不足道;

因被巴比倫征服而死的猶太人只不過區區小數;

在使徒時期死於羅馬戰爭下的也不過如此。


在猶太人的歷史裏,在聖經以內以外,沒有其他事件比第二次世界大戰那七年期間,那一列列駛往死亡營的火車更黑暗、更深刻、更沉重。

沒有親身經歷過,是沒法理解這種黑暗是多巨大、多沉重。這樣的事情發生這個世界,在這個物質層面,到底是甚麼屬靈的力量在引動?在屬靈的領域裏在發生甚麼事呢?請思考一下。

彭柯麗(Corrie Ten Boom)1說過當她面向著德國人所指示的方向時,她能感受邪惡的存在,是從地散發上來的。

上帝選民的三分之一被屠殺只是因為他們被稱為猶太人,他們身上有著上帝的名字,在屬靈的領域裏在發生甚麼事呢?

只是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裏去了。(啓12:12)


大屠殺帶出重大的影響,帶出在神學上的重大影響,它成為我整個世界觀的基石,沒有其他歷史事件能像它這樣冲擊和塑造我。

大屠殺迫使我們反思我們的神學及返回聖經文本。錫安首份收成的事工之所以出現是大屠殺直接影響的。它迫使我們問:「如果我們連那些最基本的知識如以色列和猶太教都錯誤地看待,我們還有多少是錯誤的呢?」我閱讀過無數那麼多的學者著作都說他們的神學和學術成就的轉捩點就是奥斯威辛,正是這件事使他們從自以為是的反猶太人主義中被搖撼醒來的。

往前走 ,選擇正確的路途


現在我們在這件事情的另一面,我們必需問自己可以怎樣從爐灰堆中重建,以下是我所學到的。大屠殺告訴我,我們偏離了軌道,信主猶太信仰群體的信息是返回軌道。可以用這樣比喻,一個人在旅途中發覺迷失了路,於是對自己說:「我要不就是繼續遊蕩,又或者可以回到我先前迷失的地方,從那裏選擇正確的路。」這就是我們錫安首份收成正在做的事情。我們認為新教教徒改革得不足夠,我們希望回到耶穌、眾使徒及初期信徒那個時候的猶太信仰做法,好叫我們能重新開始。

是甚麼首先出錯了?這就首輪的錯誤,是先我們外族基督徒棄掉了妥拉,又對以色列這棵家族樹的天然枝子驕傲自持。

錫安首份收成斬釘截鐵地拒絕取代神學,這種神學相信「教會取代了以色列」。因此我們現在,此時此刻,把時間撥回二千年前,我們返回妥拉的生活模式及會堂的敬拜模式。我的感覺就像是被奥斯威辛的靈驅使我回到這裏。

耶路撒冷的大屠殺紀念館(Yad V’Shem)提供網上錄影視頻,讓你看到大屠殺倖者的見證,請瀏覽這個網頁:https://www.youtube.com/user/YadVashem

原文來自http://ffoz.org/discover/holocaust/the-ghosts-of-auschwitz.html。版權屬First Fruits of Zion所有。蒙允准翻譯並上載夏達華研道中心(new.hadavar.org.hk)及CMJ, Hong Kong網頁。



  1. 《密室》(“Hiding Place”)的作者。描寫一個在荷蘭的真實故事。在二次大戰時,彭柯麗一家淪於納粹統治,他們在自家古宅巧闢密室,收容飽受迫害的猶太人,再轉送安全地帶。這善行卻給他們帶來悲慘的下場,彭柯麗的老父和姊姊死於監禁中,她渡過集中營最黑暗的日子,之後獲釋,三十三年之久,足跡遍佈六十多個國家,見證上帝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