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ck

馬加比、光明節與猶太獨立(二)

/

位於馬撒大馬加比家族皇宮的馬賽克圖

上一篇談及,大祭司爭權導致塞琉古帝國(Selucid Empire)的安提亞古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ies)暴力鎮壓繼猶太人, 並且將希臘文化習俗強加在他們身上。

有一個猶太家庭父親名叫瑪他提亞(Mattathias),這是一個祭司家族,在耶路撒冷西北面一條名叫摩丁(Modiin)的村莊裏當祭司。安提亞古四世不但頒令禁止猶太人跟隨摩西五經的律法生活,更在猶大地築起多個敬拜外邦神明的祭壇,瑪他提亞的村落摩丁當然亦難逃一劫。除了禁令外,安提亞古還強逼猶太地的居民在這些祭壇上獻豬及律法書上其他被視為不潔的動物,違令者就要面對死刑。希臘的使者來到摩丁吩咐猶太人要遵王令而行,作為領袖的瑪他提亞於是宣告說:

「即便所有君王國土中的人民都聽從他,背棄了自己祖先的教禮,服從王的命令,我和我的兒子以及我的弟兄,仍然照我們祖先的盟約去行,決不背棄法律和教規,決不聽從王的諭令,而背離我們的教規,或偏左或偏右。」(《思高聖經》瑪加伯書上2:19-22)


正宣告的時候,竟然有一個猶太人去到祭壇前向外邦神明獻上祭物,瑪他提亞盛怒之下上前將他殺了,又將塞琉古的使者殺死,瑪加伯書的作者描述當時瑪他提亞與亞倫的孫子非尼哈有同一樣的心1。因為預料到希臘人會來找他算賬,瑪他提亞於是帶著兒子們離開了摩丁逃往高富拿山區(Gophna Hills)2。在那裏與被稱為「擁護正義正道的人(Hasideans)3」的人聯合組成游擊隊與塞琉古軍隊戰鬥。雖然軍備與人數都遠遠不及塞琉古軍隊,但兵不厭詐的瑪他提亞與跟隨者以游擊戰術及借助晚上暗黑的掩護,多次成功偷襲塞琉古軍隊,逐漸建立他們在高富拿山區的勢力。
Antiochos_IV_Epiphanes

安提亞古四世錢幣(©Wikimedia;Antiochus IV Epiphanies)

一年後瑪他提亞病逝,三兒子猶大馬加比(Judas Maccabeus)接續為領袖,繼續帶領黨羽在山區與前來的塞琉古軍隊交兵。猶大馬加比分別在伯和倫(Beth Horon)、以馬忤斯(Emmaus)和伯夙(Beth-zur)戰勝塞琉古軍隊。塞琉古軍隊戰敗退回安提阿後4,猶大馬加比聚集了大軍來到耶路撒冷,登上聖殿山後,他與跟隨者發現山上頹垣敗瓦,祭壇也被玷污了,他於是命令所選定的祭司開始潔淨聖殿,重建祭壇,又造新的聖器在聖殿裏使用5。當聖殿內所有的事情都預備好之後,全以色列的人民一連歡慶了八天,按照《塔木德》(Talmud)的記載6,當馬加比的祭司來到聖殿的時候,用來點燈的聖潔的油只剩下一天的份量,但卻奇蹟地油燈一連八天都沒有耗盡,以至祭司有足夠的時間製造符合聖殿使用的油,使聖殿的燈不至熄滅。

ZAC_2875

光明節用的燈臺共有9支蠟燭,有別與聖殿內7支燈的金燈臺

就這樣馬加比家族潔淨聖殿就成為了今日猶太人慶祝的光明節(修殿節)的原因。下一篇我們繼續探討馬加比家族帶來的影響及以及這段歷史怎樣與聖經的新約時期銜接。

參考資料:

“The New Complete Works of Josephus”, Flavius Josephus, translated by William Whiston, Commentary by Paul L. Maier. ( Kregel Publications,1999).
《約瑟夫著作精選》, 保羅梅爾(Paul L. Maier)編。(新北市中和區:聖經資源中心,2008)。
“The Sacred Bridge”, Second Emended & Enhanced Edition, Anson F. Rainey, R.Steven Notley. ( Jerusalem: Carta Jerusalem, 2014).
“Jerusalem:City of the Great King”, R.Steven Notley. ( Jerusalem: Carta Jerusalem, 2015).

  1. 民數記 25:5。
  2. 屬撒馬利亞的山地,位於撒馬利亞以南與耶路撒冷以北。
  3. 一群同樣不肯遵從安提亞古命令而逃亡山區的猶太人。
  4. 有學者估計認為最終塞琉古軍隊的退離是因接到安提亞古王在駕崩的消息而並非不敵猶太人。
  5. 馬加比一書4:36-51。
  6. Babylonian Talmud, Tractate Shabbath, Shabbath 21b。